第十二章 烧烤摊的神秘访客

  自‘僵尸事件’之后也快过去两个多月,人们依旧把价值连城的古董和凶猛恐怖的僵尸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说什么的都有,‘川成明末高官古墓’‘解放军榴弹清除僵尸’,到是我和我的同学朋友们把这事刻意的忘得一干二净。石头的烧烤摊成了我们几个现在的‘根据地’,只要都有空必会聚集在此,谈天说地。

  “守诚,你说大学结束了之后咱们干点啥?我觉得咱们四个各有所长可以一起合伙开公司啊。”钰铭一口北京红星二锅头下肚。“奏寺,额觉着钰铭的注意靠谱,你们看啊,额是会计,思琪是外语,守诚是建筑学,钰铭又学得是国际贸易。我们这寺个人组合起来不强强联合嘛?”秦腔听着还是那么喜感。

  “喔觉得中!守诚哥,你看会计,财务,外交,进出口商贸再加个地产,你看看,你看看喔们四个组合起来不都是大型国际贸易公司?想想都得劲儿!~”思琪妹子得天真爽朗总是我们三个开心果。“是挺提神的,那我们四个从事哪方面贸易呢?我也就顺着他们的话往下说。

  “具体做什么咱们可以再琢磨琢磨,倒是可以先把大旗给树立起来,2014年安徽进入4G智能手机时代,这样咱们毕业以后也不会天南地北,还能各取所长,互帮互助。搭台唱戏,台一搭起来还愁没有好的戏曲儿来给我们演绎的?”北京爷们儿图的就是个痛快。“中!”“撩扎咧!漂亮”思琪和秦川也纷纷附和叫好。

  “几位小朋友倒是天马行空,像我年轻的时候。公司开起了有好的项目叔叔我也可以参与一下。”这劲酒力道倒是可以就是没有茅台来的香醇。一句陌生的玩笑话破空而入,打乱了我和几位同窗的聊天。我闻声一侧头,这一看我整个人差点没坐稳。

  方才说话的是一位从外表看来北方汉子却说着地道的川西口音,这不说话我还以为是外地人。简单一句玩笑话却声如洪钟,身上的一股豪迈气魄直透而来。“小伙子看够了没?要不过来和叔叔聊几句?小姜端个椅子过来,给这位小哥腾个地方。”几句话无形中透露着威严和霸气,我也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就坐。这大叔不说还好一说我才发现他旁边还站了一个人,看着就像近身侍卫一般,一言不发毕恭毕敬的定在他的身旁。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窥门道。我的几位同学也随我一起坐了过来,老实憨厚的石头还是站在我的身边听大家说说笑笑,虽然他都不懂,但是看得出来他由衷的为我有这些朋友感到高兴。方才是隔了四张桌子的距离,这会儿坐近才收获了更多的惊叹,这位大叔的身高怕是比石头185的个子都还要高出大半个头,他身边的助手倒是和石头一般高。

  此时我整个人都冷汗直流,不仅仅是因为空气中无形的压迫感,是因为坐在我对面的这个彪形大汉和他身旁站着的那位他们的身上没有一丝人气,但是我又能感受到他们是活生生的‘人’,或许是我异常的表现让我的三位同学也看出了一点端倪,打闹的场面嘎然而止,都等待着我的发言。在不知对方来意情况下,我也只有强装欢笑,心里十分清楚坐在我们面前的这位不是我们这种层次的老百姓得罪得起的,更甚至权贵都是会去巴结讨好的。

  “我想听听你对陕西西安的咸阳宫有和看法?从修建到风水。”秦先生小酌一口,放下杯子,一副期待我发言的样子。我也就顺势而下。“咸阳宫为秦朝的正宫,位于现在的陕西省西安市以西,咸阳县以东位置处渭水以北,泾河以南,其修建于渭河平原地带地势开阔且呈西高东低状,其南有秦岭,西有龙山,北处山西,东坐崤山,又以黄河中上游作为护城河,占据天时地利,大有虎踞龙盘,吞云吐雾之势。其建筑石材木料都是用的全国各地的上等品,以终南山为南大门,通阿房宫,建空中楼台形成首尾呼应。绵延上百公里的地势却笔直无端,建筑地基深厚,古时陕西境内多地震却并无损坏,如果像故宫一般保存至今,估计比巴比伦的空中花园还要出名,世界的又一大奇迹。”我侃侃而谈。

  “那为何占据天时地利,最后却至二世而亡?”似乎秦大叔很有兴趣的样子。“我们四川眉山的苏老先生六国论,讲灭六国者六国也,逐秦者秦也,非天下。说的就是民水也,君舟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天时地利却人和。照晚辈而看,秦皇帝该是刚正不阿之人,军事眼光超尘脱俗,南修灵渠抑制当时广西广东省的蛮夷,西以威仪收服云贵川三省,北修长城防御匈奴。想来王者都希望众星捧月,好大喜宫,大兴土木,百姓苦不堪言,如果说长城是为了百姓的安定我还能理解,但是大型宫殿的修筑对百姓的收刮却实不应该,据说始皇帝统一全国之后,两次南寻,本意想来也是和清朝的康熙皇帝一般,渴望一览自己祖祖辈辈打拼下来的基业,领导出门皓月长空,百姓却苦不堪言,该是失了民意。”我也就把我想说的话一一表露。

  “秦先生问的是和璞吧,又名和氏璧,是我国的正统传国玉玺,从战国时代到明朝永乐前期,都为皇室宫廷至高信物,明成祖勤王,‘清君侧’攻入北京之后据说随着建文帝消失而一起消失了,据说只有持该玉玺的才能被视为华夏正统,之后明成祖令郑和七次下西洋为寻得此物。上面的八个大字为秦朝丞相李斯所文,以小篆而刻。其形状当为四方,四角之中有一角于汉朝时期宫廷内乱,叛军王莽逼王太后交出玉玺,王太后丢置于地后损坏,后来用黄金补上。小伙子知道的大概也就这么多了。”我得答复倒是让我的几位同窗听的有滋有味,实不知我此时已经汗流浃背,还是冷汗!

  “额勒个亲娘勒,守诚哥想不到你这理科生还文理兼修啊。”思琪此刻似乎还在回味文化的气息,不由自主的发出赞叹。“硕你娘们儿没见识,人家守诚学建筑学,在学校当然也要涉猎历史。我们学校虽然文理兼备但是还是以文为主,这你都不懂?”秦川这捧哏都让我有点不好意思了。

  “后生可畏,希望我们以后有缘再见,小姜结账走人。”秦叔还是那么洒脱。“刚喝了你们的酒,抽了烟,这点钱不成敬意,不必推脱。”说完,旁边的助手就放了一沓大团结,大叔起手就走。“好的,好的。”我至始至终毕恭毕敬。

  人一走感觉松了一口气,一口闷了面前的三两白的。“守诚刚那一位大叔不一般啊。”这时候钰铭插话了,个把小时的谈论他始终都在旁听,此时才开口。“是啊!你也看出来点端倪,得了见好就收吧,这种‘人’,沾染不起。有缘再见,我希望一辈子都别再见。”我出了一口大气。

  “咋啦,守诚哥对方出手这么大气,谈吐又这么儒雅,我看着没什么啊。”思琪单纯的样子,看得我想给她一脚。“刚那两位是人,但是我又觉着不像。。。”我哆嗦着嘴吐出一句,让在场的四个人都呆若木鸡。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258中文小说阅读网永无弹窗,让读者看的更加舒心。

  本站收录的所有小说均由本站会员制作上传,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本站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你的作品会损害你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确认后会立即删除。

  本站仅提供存储空间,属于相关法规规定的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且未直接通过收费方式获取利益,

香港挂牌| 正版赛马会心水资料| 香港生肖双最长几期未开| 香港管家婆玄机彩图| 曾道人开奖结果官网| 香港牛魔王管家婆玄机| 七星高手联盟六盒宝典图| 九龙图库开奖资料大全| 香港九龙大型老牌图库| 六和宝典管家婆彩图 资料大全|